燕子是攻

如果把我从深渊中拯救了出来,那就请不要再把我推向深渊,或者,你不要把我从深渊中拯救出来

通知

不是我说

你们那几个进群后看完文就退的人

你们是不是有点毛病?

看完文就退几个意思?

啊行

你们继续

爷不更che文了

爱咋咋地

哦对

手稿我也不发了

随便你们吧

帮好友d个cp


*卡男


*没其他要求

帮好友滴个崽崽,女方菇菇,男方卡卡


*不要粘人的


*占有欲不能太强


*绿茶,上位的都不要


*别贪财,因为穷


*背背跟女方解锁,男方拒绝


*别因为建模帅气就来


*别搞歧视什么的


有意者私聊

还是刀子,下篇糖!相信我!

老名字


依旧是刀子


现代背景~




‘好黑...是阿屿在叫我吗...好想看看他啊...’


‘可是眼皮好重...好困...没什么力气了...’


‘什么凉的到手背了...还流下去了...有点痒...’


‘应该是小笨蛋哭了...’


‘我好困...小笨蛋...’


‘我睡一会...小笨蛋...’


“阿渊...不要睡...”南屿抓住白渊的手,白渊身上的绷带和绷带里不停冒出的血以及鼻前微弱的气息,都在说明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的生命延续不了多久了。


手,突然滑落,砸在床沿边,旁边的仪器也发出刺耳的声音——变成平线了。


南屿愣住了,他的爱人离开了这个世界,没有看他最后一眼,尽管他知道他不可能睁开眼了。


“阿渊...?你是睡着了吧?对不对?”南屿自欺欺人,他用开玩笑的语气,对着他的爱人问,他笑的很难看,比哭还难看。


南屿亲了一下白渊的脸颊,在旁边的纸张上的“是否同意火化”和“家属签字”那里签上了“是”和他自己名字后,就把这个交给了医生。


葬礼很简单,也很冷清,只有白渊的妹妹——白芷和他的一个朋友——泽言他们三个人。


火化后,南屿的生活变得单调起来。


一天——


“阿渊,我带回来你最喜欢的蓝莓甜点,你不理我我就先吃啦~”回应南屿的,只有冷清的房子里被风吹动的书页。


“真是的,你看我,我都忘了,你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。”


又一天——


“阿渊!我拿到了全国比赛冠军!快夸我!”南屿兴高采烈的打开房门,确实黑漆漆的一片。


“你回来了,宝贝真厉害!拿了全国冠军!”脑海中自动想起白渊对他之前拿到冠军时的夸奖,那时候还有热乎乎的饭菜等着他,如今的餐桌上却只是空荡荡的一片。


再一天——


“阿渊,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蓝莓蛋糕,我想替你尝一尝。”南屿自言自语,丝毫不在意有没有人回应他。


他的手上,贴了几个创可贴...


“嘶...糖又放多了,我重新做。”


说着,便把这个失败品放进冰箱。


冰箱里,是他今天一整天做的蓝莓蛋糕,不知道用了多少鸡蛋,不知道用了多少蓝莓,不知道用了多少糖,不知道手被划伤多少次。


南屿一直做着,冰箱里都是他做的失败品,饿了,他就吃掉一个,毕竟每一个失败品都不一样,大小却一样,他吃掉了那个最甜的。


“呸,真苦,阿渊这个不能吃了,太苦了,我帮你吃掉,不能浪费嘛。”


在今天晚上的12点整,他终于做好一个非常完美的蓝莓蛋糕。


“终于做好了,累死小爷了,明天就是阿渊的生日了,嗯...还差蜡烛,明天就买!”


次日——


“蜡烛买到了,阿渊。”


布置好后


“阿渊,生日快乐,我爱你。”


南屿的对面,是一张照片——白渊的照片。


“阿渊,你怎么这么帅呢?虽然没我一半帅就是了,他们长得都没有我家的大笨蛋帅,是不是啊?阿渊。”


“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你男朋友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!对吧?”


“生日快乐,阿渊。”


“阿渊,你是不是不想吃了?那我就吃了嗷!可不许说我!”


“挺好吃的,阿渊,你怎么不吃啊?我喂你吗?”


十天后——


“阿渊...我好想你...”南屿坐在沙发上,茶几上已经堆满了大绿棒子和铝罐子,地板上多多少少还有些玻璃渣。


“呜...你个大笨蛋!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啊...嗝...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!”


“南屿!你tmd给老子出来!反锁门干什么?!”门外传来泽言的声音。


几分钟后,见房子里没有动静后,泽言直接破窗而入。


却看见南屿侧倒在地上,玻璃渣划伤了南屿的动静脉,大出血。


现在送医院,肯定晚了。


南屿怀里,还有白渊的骨灰和照片。


泽言忍住欲要流出的眼泪,开门。


南屿的葬礼和白渊的差不多,冷冷清清的。


泽言把他们俩安葬在一起,连同属于白渊南屿两个人的回忆。

p1,p2是昨天晚上和我家那位跑图时不小心卡出去了


p3是我家那位的小心思~


p4,p5是和老婆贴贴


p6昨晚偷偷截的屏,可可爱爱的


p7是有次挂机时,看着这姿势挺好的,拍的图


背着玫瑰,白斗菇和巫师是我,老婆是另一个菇菇(萌新头)

是糖!

正太——白渊


巫师——南屿


木得错,是老名字


新人物:


斜太——桎



‘阿渊...我好累...’南屿的身体正在下潜,不断的下潜,他游不出水面了。


‘阿渊...我做错什么了吗...我还没有见到你啊...’南屿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很重,想合上,他后悔前不久跟白渊吵架了。


‘阿渊...我错了...好困...’南屿缓缓闭上眼睛,身体随他自由下潜,他放弃了...


就在刚刚,一个人趁着南屿身边没有人的时候,将南屿推了下去,至于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呢?是因为这个地方经常有石头落进海里。没有什么人会来这个危险的地方。


那个人为什么会推下南屿呢?因为那个人非常讨厌南屿,他觉得南屿是故意要气他的,在白渊和南屿在一起之前,他就对白渊有了爱慕之意。白渊拒绝了他的表白,反而跟南屿在一起了。


他当时就觉得天快塌下来了,他不能接受,但只能失魂落魄的离开,背地里谋划如何让南屿死去。


前不久,他听见了南屿和白渊吵架闹了别扭,然后跟着南屿来到这里,白渊则是去了另一个方向。


那个人看到南屿落入水中后,刚想把自己的模样打扮成南屿的模样,就看见白渊快走过来了。


“阿渊...”桎有些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白渊会过来。


“别这么叫我,我嫌恶心。”白渊眼眶发红,他以为他的南屿会找他的,但依旧不放心,跟着南屿过来了,但发现了桎在跟着南屿,就悄悄的跟在后面。


白渊正要下去找南屿的时候,警察赶来了,他们直接拉着白渊,不让白渊跳下去。


“他在海里啊!你们能救救他吗!”白渊挣脱不了他们的力度,撕心裂肺的声音充斥着在场所有人的耳中。


警察听到白渊的那句话后,就让救护人员下水救援。


“阿渊...我比不过他吗?”桎呆滞的看着白渊,好似他才是那个可怜人。


他确实可怜,可怜到没有人为他同情。


‘求你们,快点,救救他。’


‘我不能没有他...’


‘阿屿...我错了...’


‘我不和你吵架了...’


‘阿屿...’
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‘阿渊...救救我...’


‘阿渊...’
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谁是他家属?!快!人工呼吸!”救护人员在给南屿做心脏复苏,白渊听见后,就赶来南屿身边,给南屿做人工呼吸。


警察见人救上来后,就把桎给带走了,杀人未遂,判了有期徒刑。


白渊给南屿做了人工呼吸后,南屿吐出些水,但没有完全醒来。


“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都做了,现在他比较虚弱,先带家属回家静养吧,如果三天还没有醒来,就去医院做检查。”


“好,辛苦了。”


就这样,白渊背着南屿回到了家里。


‘这里是家吗?好熟悉...好暖和...是阿渊的味道...’


感受到怀里的人的动作后,白渊就又抱紧了些。


“唔...”


“阿屿,我错了,我不应该跟你吵架的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听出南屿的声音后,白渊就去接了一杯水,感冒药也一并带去。


“发烧了,吃药,阿屿。”


“...嗯。”南屿不情愿的起来吃药,吃完就又躺下去睡觉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可是呢,这只是白渊的幻想而已。


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这个家的,那天的消息属实打击到了他——“我们已经尽力了,抱歉。”


桎被判了无期。


他开始变得像一个机器人一样,重复着同样的事情,直到他最终受不了,选择服用安眠药,在浴缸里结束。


‘阿屿,我来找你了,等等我。’

通知

停更几天


有事


不码字


没手稿


勿催


有事进群


群里有通知

一丢丢的刀子

现代+光遇背景

不喜左上角!

本文正巫是be哦~

正太——白渊

巫师——南屿

南瓜——泽言

(还有其他人物出场!切记避雷!)

能接受就去↓


“已经11点了啊...”南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然后把手机放在旁边,手机的旁边,是一堆酒瓶罐。


晚风吹过,倒下的铝罐被风吹到天台的另一边的墙跟,烟头也被风吹得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了。


南屿现在坐在天台边,看着下面已经入夜的Z市,他不由得感觉到恶心。


因为在前几天,白渊跟他分手了。


“你好恶心,一边说爱我,一边说我恶心,如果这样,为什么当初还要跟我在一起?!为什么?”这是白渊对他说的让他最受伤的话。


“我没有...我真的没有...”南屿当时急哭了,他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说过白渊恶心,他自己已经对恶心产生了巨大反感,那时被自己最爱的人说恶心,他真的快要窒息了。


“我累了...”这是白渊给南屿说的最后一句话,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跟着临灼走了。


看着窗外已经走远的俩人,南屿眼前一黑,差点栽倒,好在,他及时坐到了沙发上。


等他缓过来,已经是落日了,他起身,翻箱倒柜的找到他跟白渊在一起时的那些照片。他运作魔法,将照片烧的没有残渣。


他本来就会魔法,毕竟他是巫师嘛,只不过,跟白渊在一起后,他就很少用魔法了。


他慢慢的烧掉跟白渊有关的东西,然后看着手臂上的伤——这是他抑郁症发作时所做的——他患有抑郁症。


南屿每天的嬉皮笑脸都是装的,白渊的出现让他的情况有所好转,连医生他希望让白渊多陪陪南屿,让南屿的情况不继续恶化。


南屿看着地面的警车和救护车,觉得很讽刺,他觉得他这个人,不用被救。


突然,泽言出现在南屿的身后,然后抱着南屿,不让他做什么傻事。


可是这些,都是南屿的想象,下面没有人,没有警车和救护车,也没用泽言在后面抱着他不让他做傻事,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好久了。


他把手机恢复出厂设置后,将酒瓶罐子和烟头处理好,带上自己最舍不得的书,又撕下一些净纸,在上面留言。


“再见了,这个世界。”


随后,南屿便带着书,跟着12点的钟声,化作尘埃,消失在这深夜中。


几天后,泽言在那个天台找到了南屿留下的纸条和已经恢复出厂设置的手机。还好这几天没下雨,只不过一直处于阴天罢了。


手机里的内容是这样的——


我还是爱他的,但是他不爱我了,那就让我消失在这个世界吧。


之后,泽言去白渊家里,暴打了白渊一顿。


“你把他害死了,以后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。”


“关我屁事。”白渊的魔力不如泽言和南屿的,因为他跟南屿在一起后,就愈发懒惰了。


临灼也打不过泽言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渊被揍。


“呵,关你屁事?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他开心了多少我知道,他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是有多自虐就有多自虐。”


随后,泽言对他们两个下了咒,只要一有亲密接触,就会疼的死去活来,只有下咒者才能亲自解除。


‘屿,安睡。’


你猜~

攻:正太——白渊

南瓜——泽言

受:巫师——南屿(双性!)

现代背景

好的OK


南屿醒来了,但他看不见,有东西蒙住了他的眼睛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南屿she了几次不知道,只知道,他是晚上9点醒来的,凌晨4点睡着的。

进群看文

是正巫不是巫正哦~